<nobr id="lrx99"></nobr>
    <p id="lrx99"></p>
    <meter id="lrx99"><b id="lrx99"><sub id="lrx99"></sub></b></meter>

      <font id="lrx99"><sub id="lrx99"><video id="lrx99"></video></sub></font>

        <mark id="lrx99"><progress id="lrx99"></progress></mark><nobr id="lrx99"><thead id="lrx99"></thead></nobr>

          出云之鹿 | 設計成就品牌夢想
          直線(中國)400-060-8960
          幼兒園建筑如何滿足教學需求?
          發布時間:2017-06-26 19:22:10    來源:    作者:

          幼兒園學校建筑的清一色不適應

          毋庸置疑,校園建筑設計必須隨教育教學組織形式的變化而變化。隨著教育理念的更新和發展,校園的角角落落正在發生變化:

          學校不是裝載師生的容器:教育空間如何滿足教學需求?

          成都市金沙小學的一個側面有展示墻,沒有講臺的教室,通透的教師辦公室,在走廊墻壁沿角為孩子設計的木凳和書寫臺,中心區域沿廊柱設置的軟皮沙發,角落區域設置的地臺;圖書館的圖書化整為零分布到教學樓各層的走廊上。

          這所學校和其他傳統學校最大的不同在于:通過很多的建筑和裝飾細節,把教室、走廊等學生空間設計成知識展示空間和信息交流空間。上海中同學校建筑設計研究所所長吳奮奮是其主要設計者。

          但這樣的學校建筑設計并不多。大部分學校還是由建筑設計部門獨立設計,建筑師又多對教育教學組織形式缺乏了解和研究,只能根據自己兒時的校園印象和現有校園格局去設計。不少學校建筑出現了清一色不合適

          • 格局差不多的樓房、布局一模一樣的教室、參照競賽場館設計的學校體育館,雷同的功能分區等。

          而在另外一些地方,個別學校被作為樣板,大手筆投入帶來的是另外一種“清一色”:高大的教學樓,標準的競技體育場館,豪華的報告廳和圖書館,一流的室內游泳池……這種“清一色”中包含著大量的“不合適”:標準的競技體育館并不能給孩子們培養體育興趣和鍛煉提供最大方便,豪華報告廳和圖書館利用率不高,游泳池因為缺水缺溫度而成為擺設。

          還有更多的不合適:電子白板等多媒體設備裝進了教室,可是教室的光環境不可控,嚴重衰減屏幕的圖像效果和學生從圖像中獲取的信息量;變成小班化教學后用的還是原來的教室,學生不得不延續原來的秧田式座位,成了“人數少一點”的大班教學;在強調討論和參與式教學的時候,想把座位調整成馬蹄形或者更靈活的形狀,發現屏幕、黑板和講臺都還在原地留著……

          把校園打造成凝固的教育

          校舍是信息傳遞的空間,零信息走廊只能扮演裝飾的角色,不能提供教學的功能。應該讓學校的磚頭、石頭都蘊含教育元素,用流動的教育去潛移默化影響學生,將顯性教育與隱形教育相結合。

          建筑界有一句經典名句:建筑是凝固的音樂。

          在吳奮奮看來,校園建筑應該是凝固的教育。學校建筑不僅僅是教學的空間,還是展示的空間,信息傳遞的空間,同時還是感情交流的場所;校園不僅提供活動空間,還提供氛圍,一種學生與教師在學習活動中建立起來的和諧氛圍,真正一流的校舍就該擁有這樣的氛圍和人文環境。

          杭州市崇文實驗學校是吳奮奮還在專職從事基礎教育研究時“客串”設計顧問建起來的一所學校。

          分散在操場四周有7個建筑單體,其中3個單體是吳奮奮所希望的“綜合教學樓”:即根據年段把原來在功能單體里的普通教室、專用教室甚至閱覽室集中到一棟教學綜合樓里,全校不同年段的學生分散在不同的樓里上課。每棟樓都有教室、實驗室和多功能教室。

          每間教室都設置了展示墻,墻上滿滿地貼著孩子們的各種創意作品;教室門外,分布著一些交流空間,學生們課間短短10分鐘可以在這里自由交流。

          學校不是裝載師生的容器:教育空間如何滿足教學需求?

          這所學校沒有傳統的圍墻緊閉式大門,代之以寬敞舒適的酒店式大廳。有3個鮮艷的紅色大滑梯,從教學樓一側的二樓連接到地面,這是孩子們最喜歡的地方之一。

          在這所看起來并不簇新豪華的校園里,我們感受到了:

          • 精致——為學生、家長和教師設想到的細節特別多。如開放式門廳,滑梯、交流空間的保留。

          • 方便——沒有貪大求洋,而是以方便學生學習、鍛煉和教師工作為主。學生進教室學習、上操場鍛煉、上實驗室做實驗,轉換空間時所需要的時間最長也不超過3分鐘。

          • 安全——在不同樓房上課,分散了人流,避免了踩踏擁擠。門向外開,也是出于安全考慮

          杭州市崇文實驗學校校長俞國娣說:我們的學校建筑是有自己的思想和靈魂的。蓋這所學校時,我們希望它是一個孩子們喜歡、愛來的地方,也是孩子們能最好地求知,快樂成長的地方。學校建筑把我們希望堅持的教育思想和理念物化了。使用與先進的教育教學理念一致的學校建筑,會推動教育教學方法不斷進步。

          讓學校的磚頭和石頭都蘊含教育元素,體現教育理念,這正是吳奮奮所追求的。

          建筑變成凝固的教育,強調的是學校顯性教育與隱性教育的結合。交流廳是吳奮奮在教學樓設計中極力堅持保留的一個空間。

          學校不是裝載師生的容器:教育空間如何滿足教學需求?

          走廊上,每兩間教室外就有一個大約40平方米的港灣式空間,寬約6米,比單純的走廊要寬很多。汪培新對這個設計很滿意:“由于時間有限,學生一般課間不可能跑很遠到操場、到草地上去活動,只能呆在教室。但是有了這個交流廳,學生走出教室就可以三三兩兩聚到一起,自由活動或者交流。”

          在吳奮奮眼中,理想的學校走廊是設計成人流加信息流的走廊,不僅可以供學生穿行,而且可以為他們帶來各種各樣的新信息,在潛在的交流過程中,學生們就能獲得更多的信息,受到教育。

          有些學校教學樓的走廊裝飾得特別精致但信息極少,而且有限的信息還是固定在鏡框里不可刷新,這就是典型的零信息走廊,只能扮演裝飾的角色,不能提供教學的功能。

          從這個角度,走廊的信息是流動的教育,能夠潛移默化地影響學生。可以通過在建筑裝修時的設計,把走廊變成一個這樣的信息場所,在這個場所,信息必須不斷更新。

          學校不能一味崇洋求華

          不少學校過分貪大求洋,注重檔次和外表,而不講究實用;注重視覺效果,卻忽視了教學功能。學校更應該思考如何把錢花得更有意義、更科學、更有利于實現教育目的。

          不難發現國內有不少號稱一流的校舍,不僅外觀氣派,而且造價不低。但走進樓內,仍然沿襲傳統,不能融合現代教育教學理念。

          體育館和報告廳一年用不了幾次,能真正在教學實踐中派上用場的并不多,最常用的普通教室和專用教室與二十年前甚至一百年前的同類學校相比,建筑設計和空間功能上并無進步。吳奮奮形象地將這樣的學校稱為鍍金拖拉機:過分貪大求洋,注重檔次和外表,而不講究實用;注重視覺效果,卻忽視了教學功能。

          按照吳奮奮的想法,從以學生和教師為本出發,一所好學校的建筑,內墻的材料一定要比外墻好,地面材料一定要比頂面好,但在一些追求視覺效果的標志性學校,恰好倒過來了。

          錢多不一定就能造出好學校!吳奮奮說,我們更應該思考如何把錢花得更有意義、花得更科學、花得更有利于實現教育目的。

          吳奮奮建議,學校在建筑設計時一定要為將來師生充分運用各種先進的教育資源和教育技術營造空間條件,把校園建成最適宜教學的專業場所,實現高投入高產出

          學校不是裝載師生的容器:教育空間如何滿足教學需求?

          學校空間設計應圍著學生轉

          班級授課形式正不斷變化,為屏幕而建的第二代教室應運而生,應該為學生提供最適宜學習的聲光熱環境,做到以學生為本,滿足學生個性化成長和發展的需要。

          體現一所學校教育教學思想變遷的另一個重要場所是教室。第一代教室是為黑板而建,所以教室更重視采光,多為長方形。當

          屏幕進入教室以后,黑板的傳統地位受到挑戰。為屏幕而建的第二代教室應運而生。

          班級授課制的形式在我國也在不斷變化,小組教學、個別教學成為班級授課制的補充。同時,小班化教學在一些地方普遍出現。傳統的教室設計和新教學形式的要求已經出現沖突:以小組教學為例,學生面向不同的方向就坐,因而要求教室至少要有多面展示墻,可以接受多維度的信息。而傳統的教室并沒有這個功能。

          適應教學組織形式的變化,吳奮奮希望設計的教室能滿足班級授課制、小組式教學、個別化教學的需要,能做到以學生為本,滿足學生個性化成長和發展的需要。

          通過設計實現教室的聲光熱等物理環境的調節,也是吳奮奮關注的重要內容。他認為:建筑在學習中的作用是為知識的展示限定空間、過濾干擾、提供背景。學習空間設計的最高境界之一就是提供最適宜學習的聲光熱環境。

          吳奮奮說:黑板、掛圖、教具等作為基本工具的時代,教室設計追求充足、均勻的自然采光無可非議,因為要讓師生看清固體表面的圖文,都依賴充足、均勻的光照。那個時候是大窗比小窗好,雙面窗比單面窗好。但屏幕(包括電子白板)作為基本工具的時代,教室設計就不能再像過去那樣追求采光了,而要追求對光的控制。因為要讓師生看清屏幕上的圖文,需要局部暗環境。這個時候,就不能簡單地認為大窗比小窗好,雙面窗比單面窗好。

          我們了解到:在部分學校,教師在使用多媒體投影時忘記關燈、關窗簾,或者在放映結束后忘記開燈、開窗簾,不僅影響學生學習效果,對學生視力的危害也比較嚴重。

          吳奮奮希望建筑師在設計學校的時候,應當多考慮對自然光和照明光源的控制,“學校是學習空間,學校設計是學習空間設計,要營造最適宜學習的物理環境。”

          科學的校園設計一定是安全的

          綜合教學樓通過建筑設計和不同功能教室的布局調整,把學生在同一時間分散到不通位置,無疑更加安全。朝外推開的安全門,在室內擠壓就能打開的安全鎖,也在細部設計中提升了建筑的安全。

          學校建筑在強調有利于提高教育教學質量的同時,安全是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

          校園安全是一條鏈,設計、工程和管理好比是三個緊扣的環,每個環最薄弱的環節決定了整條鏈的強度。從以往的校園安全事故看,最薄弱的環節較多出現在工程和管理上,但這并不表明設計沒有薄弱環節。吳奮奮說。對于設計環節,吳奮奮希望通過規劃設計和細部設計來提升校園建筑的安全性。

          吳奮奮作過這樣的觀察和統計:在絕大部分標準化學校,上午9點,學生都集中在教學樓,教學樓通常只占校園面積的10%。

          如果這個比例提高到40%,學生的容積率一下子就降下來了。那么多的學生集中在10%的校園面積中,當他們要去操場、要去實驗室、要去食堂,形成的交通壓力會特別大,功能單體的局限使再寬的樓梯都可能出現踩踏事故

          吳奮奮十分推崇綜合教學樓和教學綜合體,通過建筑設計和不同功能教室的布局調整,把學生在同一時間分散到不同位置,無疑是更安全的。

          在雨雪天,半開放空間的交通是危險的。吳奮奮說,越來越多的學校采用敞開的單邊走廊和連廊,敞廊的通風采光很好,但同時雨雪可以飄進來,地面容易打滑,走廊濕必然樓道濕,許多踩踏事故與濕滑有關。設計成可封閉走廊就可以避免這一點。

          細部也很重要。吳奮奮說:“比如絕大多數教室的門都是朝室內推開的,在緊急和慌亂的情況下很容易被蜂擁而出的學生頂死。”

          不能把學校建筑簡單理解為一種裝載師生的大容器。吳奮奮認為,學校建筑除了為教學設施、為師生的教學活動提供三維空間外,還應提供三維空間以外的東西,如氛圍。

          吳奮奮的理想是為現代教育理念的引領者、為新型教學組織形式的探索者、為高新教育教學技術的實踐者設計學校并打造理想的學習空間和技術環境。“這樣的學校,是蘊含教育理念的,至于安全,那是前提,不安全的校園設計連合格都談不上。”

          人點贊

          分享至

          云鹿設計--致力于打造兒童教育空間領導品牌!
          云鹿幼兒園設計 www.gddgjm.com 版權所有 京ICP備16021543   Design by yysweb
          67194成是人免费,暗暗撸在线8090超碰97

            <nobr id="lrx99"></nobr>
            <p id="lrx99"></p>
            <meter id="lrx99"><b id="lrx99"><sub id="lrx99"></sub></b></meter>

              <font id="lrx99"><sub id="lrx99"><video id="lrx99"></video></sub></font>

                <mark id="lrx99"><progress id="lrx99"></progress></mark><nobr id="lrx99"><thead id="lrx99"></thead></nobr>